非常不錯都市异能小說 浮雲列車 線上看-第六百一十七章 最後的勝利(一)展示

浮雲列車
小說推薦浮雲列車浮云列车
电弧在装饰架间跳跃,覆盖的织锦散发出一股焦味。转眼间,火焰在雷电中诞生,与冷空气分庭抗礼。银歌骑士迅速后退,盔甲上亮起一道道金色纹路。闪电追击而来,在横挡的剑刃上粉碎。
帕尔苏尔没有抵挡手段,但她脚下一滑,闪电从头顶掠过。乔伊可不会这么好心。他要我的命,帕尔苏尔清楚,却不想亲自动手,所以才要我离开。还能有什么原因?这个银歌骑士出身于水银圣堂,如今又为巫师和帝国大贵族服务,这种人是没有底线和怜悯之心的,他只是不想失去这身好用的银白铁皮。
不想失去。人人都有不想失去的东西。帕尔苏尔手无寸铁,但她有无形的利刃,足以保护自己。“我可能会大喊出声。”她对乔伊高声说,“在我变成烤熟的尸体前,银歌骑士!”
“要是你还能让自己的人头开口,那我佩服你。”
又一道亮光在黑暗中迸射,石膏塑像上爆开一团火星。她听见座椅翻倒的巨响,随后是滋滋的电流声。烛火皆告熄灭,窗外的天空雷云密布,伸手不见五指,夜色中似乎危机四伏。帕尔苏尔后退到墙边,抚摸到的石头冰冷刺骨,触感却令人安心。如果好运的话,电流不会蔓延过来。
她借助植物的视觉观察战场。走廊被整个打通,地面能瞧见下层,角楼的一侧突出不翼而飞,空荡荡的断裂处朝向外城谷场的风车。莫尔图斯建立在山岗上,地势内高外低,因而从庄园内也能看到城外。低矮蜿蜒的城垛分割开人类聚地与浩渺的深色山林,一切遥远而宁静,令人神往。庄园却覆盖在火光和乌云之中,蓬蓬烟尘尚未散尽。
一瞬间,帕尔苏尔竟难以收回目光。在她身后,银歌骑士在和袭击庄园的初源作战,撞击和爆炸不绝于耳。有个声音催促她离开,不是希瑟,而是她自己。渴望像闪电击穿内心。但那不是我的去处。
留下来?她想到地下室的实验台,还有那把名为“黑夜”的古怪椅子。希瑟慈悲,搞不好我得在它们间任选其一,而穿过内心的是货真价实的神秘闪电。
但逃走同样是死路一条。帕尔苏尔知道圣瓦罗兰会派来比德洛强得多的夜莺,银歌骑士团也不会放过她——尤其是乔伊。之前她被他的纵容态度蛊惑,现在才想明白,离开庄园后,她的价值就不复存在了。伯纳尔德·斯特林是个危险的巫师,对森林的秘密意图不轨,然而暂时还不会要她的命。况且他和麦克亚当一样,没法事事躬亲。施蒂克斯不就是这么死的?乔伊会替死人编造说辞。他一定会的。
一块石头自她面门飞过,坠入深不见底的黑夜。帕尔苏尔朝后退,站在悬崖边上的人往往会掉下去,她可不想步其后尘。这样大概不会死,但摔断腿或脑震荡自然也一切休矣。好歹我不用做选择了?一桩好事?她摸着石头,慢慢靠近内侧,专注于礼堂中激烈的战斗。
可惜的是,银歌骑士和初源的决斗毫无观赏性。乔伊施放冰霜,对手以雷电回敬,由于他们之间的差距不大,导致神秘往往相互抵消,或者各干各的。银歌骑士的装备能提供防护,初源女人的速度则与闪电一样快,令人摸不到她的衣角。大范围的魔法能限制移动,但任何能被同僚发现的手段乔伊都不敢在这里使用。他只好以魔法辅助干扰,伺机拉近距离。
你自找的,帕尔苏尔快活地想。水妖精带来了足以抗衡使节团的援兵,他们不仅阻止了斯特林的双职业实验,还打乱了乔伊的算盘。
冰锥拔地而起,雷电击穿屏障,“噼啪”撞上露西亚的侧脸。耳环和冰刺尖头顿时被热量融化。帕尔苏尔暗自朝内挪了挪,指望没人发现。这里没有希瑟的神像,但祂就在我身边。她钻过歪斜的座椅,借助自然秘语赋予她的迷彩爬到角落。圣瓦罗兰的苍之圣女不会在任何人面前失态,但受到流放的阶下囚帕尔苏尔不在乎这些。脆弱的玻璃近在眼前。
“阿内丝说圣经在你手上。”初源女人手握一柄雷霆长矛,却没投出去。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你要找它?”
“不。我们可以达成合作,我告诉你一个有关圣经的消息,你和那巫师放开古尔沙和奇朗。”
“你和银歌骑士谈条件?”
“你放过了阿内丝。不管你有什么企图,你都这么做了。我可以代表黄昏之幕给你一个机会。”
乔伊的脸色沉下来。“你的机会自己留着用罢。”他顶着雷电风暴向前,一剑砍在神秘铸就的长矛上,力量的爆发迫使敌人仰面后退,差点飞出礼堂。但喀嚓一声,骑士剑从中断成两截,碎片四处飞射。
女人如他所说,抓住了机会。井口粗的雷霆轰隆一声打穿屋顶,将骑士笼罩在内。半个天花板彻底粉碎。这一击的威力超出常理。持续降落的光柱中,银歌骑士的披风逐渐燃烧、消失,盔甲上铭刻的魔纹霎时无比明亮。他本人则一动不动,仿佛凝固在原地。几秒后,钢铁率先发出哀鸣,随后是骨骼。帕尔苏尔看到他的大部分胸甲和一侧手臂护甲朝内塌陷。缕缕鲜血溢出缝隙,在电光中飞舞,迅速分解成气体。
雷击带来高热,屋子里的冰霜慢慢消融。初源女人不再移动,她闭上一只眼睛,手指如拨弦般弹动,整个人似乎向上漂浮了几寸。
观战的帕尔苏尔感到脖颈一阵勒紧的绞痛,向后猛一趔趄。她的耳朵捕捉到了缝线被扯断的细微响动。紧接着,一只金属扣啪嗒一声崩掉,急速飞向初源女人的掌心。该死的人类衣服,它们从不满足于从麻布和丝质,非得添上金属。她想也不想,抄起地上的碎片将外罩上衣撕裂,它呼一声追着扣子倒飞出去。
她绝对没有插手战场的意图,然而这一下确实影响到了交战双方。布料飞到初源女人的脸上,领扣弹在她额头。帕尔苏尔耳朵里嗡的一声,空中似乎有无形的线条扰动。只一瞬间,骑士的头盔下发出嘶声,他突然伸手抓住敌人。由于他用的是受伤的那只手,女人吃了一惊,没料到自己会被逮住。如今挣扎也晚了。
乔伊一头撞去,正中对手鼻梁。初源发出痛哼,脸上鲜血长流,闪烁的电光也随之削弱。骑士趁机摆脱了磁力钳制。他扑向前,将手中的断剑猛然刺进对方肩膀。帕尔苏尔确信他瞄准的是她的脖颈,但没能成功命中。
“黄昏之幕”的初源女人呻吟起来。她甩开骑士的手臂,试图挥舞自己那柄电光飞舞的长矛,可乔伊拧动剑柄,直到血从创口中泉涌而出,失重的四处漂浮。冰霜沿血滴爬上他们的身体。
帕尔苏尔预感到神秘的再次对撞,赶紧躲到两架叠在一起的座椅后。她双手抵住地板,触感让她一怔。
但她猜错了。一面六角冰盾凭空浮现,横亘在双方之间。闪电长矛刺在盾牌边缘,化为道道雷光,乔伊一脚踢在对手的小腿上,干脆利落地撂倒她。初源像只水泥袋一样砸入地板里,连房间都晃动了一瞬,杂物乒乓掉落。雪白的寒流呼啸而过,冰霜随之蔓延。帕尔苏尔抬起头,看到冰幕沿暴雨倒卷直上,冻结乌云。落雷终止了。
初源女人睁大眼睛,一动不动地躺在地板里。她的下身被封在坚冰中,上半身还暴露在外。狰狞的冰刺在肩头绽放,由她的鲜血凝固而成。帕尔苏尔看到她的脸,那是张年轻、好看的女孩面孔,此刻却充满恐惧和痛苦,还有极度的迷惑。他怎么还能动?我的魔法没起效?她的疑问多半类似这种。雷柱降落时,就连帕尔苏尔都觉得银歌骑士没法翻盘了,乔伊却能引动神秘反击。
然而冰霜不再蔓延,止步于她的腋下。乔伊的魔力消耗在了大范围的冻结中,竟在杀伤上力有未逮,让对手和这座摇摇欲坠的庄园一同捡回性命。
但不过是一刀的事。银歌骑士的喘息在空中凝成迷雾,他勉强伸出手,折断一根冰刺。动作牵扯下,盔甲像酥脆的饼干般从他身上剥落,破片叮当,敲击着冰面。初源女孩不停啜泣,他根本无动于衷,挥手就要了结她。
但帕尔苏尔捉住骑士的手腕。高温在他的手臂留下烧伤,肌肉粉红开裂,血丝黏连着焦黑溃烂的皮肤。与伤口接触的感觉让她差点直接松手,好在忍住了。这一下教乔伊放开了尖刺。希瑟在上,原来他也会疼。先前她还怀疑呢!
“别动。”帕尔苏尔威胁,“否则没命的就是你。”
礼堂被一片银白覆盖。冰霜中升起片片雪花,周围的神秘忽然飞速消失。这不是雪花,而是她先前洒下的种子。他们的战斗太紧张,都没注意她,如今便无计可施了。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