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 大唐掃把星 ptt-第493章 青出於藍,有容乃大推薦

大唐掃把星
小說推薦大唐掃把星大唐扫把星
“弄死他们?”
“对!”
明静一直以来都是个庸俗的女人,只知道买买买。此刻却意外的认真。
“我会还你的钱,明日就还!”
“你怎么还?”
贾平安出了酒肆,外面那几个人贩子跪着,惨叫声不绝于耳。
“那些钱你看着办。”
贾平安有些悲伤,觉得百骑贷太挫了,关键是自己没有一颗冷漠的心,别说是往欠债人的家门喷油漆……***还钱,就算是在外面喊几嗓子狠话都不肯。
“我会还你的钱!”
明静牵着女娃出来,信誓旦旦的道,“你要怎么弄死他们?我觉着弄回百骑去最好,别人没法弹劾。”
贾平安淡淡的道:“不要这般麻烦。”
你就会吹牛!
明静恼火,“那你要怎样?不弄死他们,回头我就专门盯着你!”
前方行人不少,而且不少人好奇的围拢了过来。
贾平安伸手,“棍子!”
包东转身进去,寻了根棍子出来。
明静板着脸道:“你想作甚?”
贾平安接过木棍走了过去。
他目光扫过那些围观的人,举起木棍。
呯!
“嗷!”
这一棍重重打在了大腿上,那大汉扑倒,翻滚惨叫着。
边上的四个大汉想躲避,贾平安狞笑道:“但凡敢躲,回头全数弄死!”
呯!
“嗷!”
“呯!”
一棍接着一棍!
贾平安神色平静的把五个人贩子的大腿打折。
包东大声说道:“这五人弄了孩子来讨钱,动辄就打断腿!”
贾平安退后,心中暗赞包东的知情知趣。
回头就给你升级别。
围观的人都冲了过来。
那五人瞬间就被淹没了。
脚踩,扔东西,砸东西……
明静看到一个妇人在前方拼命的往里踩,骂道:“你这等畜生,就该世世代代做畜生!”
晚些人群散去,地面上只剩下了五堆看不出原型的东西。
“这就是你的手段?”
明静觉得自己被上了一课。
“我们杀人固然也妥当,可哪有让百姓杀人好?”贾平安觉得这个娘们迟早会变成一个头脑简单的暴力分子。
“是啊!还能警示那些人渣!”
百骑杀人了。
消息很快就变了味道。
“说是咱们杀了人,还吃了肉。”
程达有些后悔自己因为蹲坑没跟着去,“还说武阳伯拎着一根手臂跑,边跑边啃。”
“就没吃脑花的传闻?”
贾平安觉得这等宣传手法弱爆了。
明静瞪大了眼睛,“你怎能想到这个?”
这女人见过?
贾平安不禁好奇的问道:“你见过?”
明静捂着嘴,一溜烟跑了出去。
程达瞥了他一眼:武阳伯,你缺大德了!
“那些人确实是该死。”
对于那些人贩子的死,贾平安没有丝毫压力,甚至心情还极为愉悦。
然后……
邵鹏带着滚滚浓烟出现了。
他板着脸道:“看看你干的好事!”
“我干了什么?”贾平安无语,“老邵,我比你还纯洁!”
这话何意?
邵鹏不解。
然后他用智商推算了一下……
这是说咱此生没睡过女人?
邵鹏跃起。
贾平安举起笔架。
呯!
笔架粉碎,贾平安挨了一拳。
邵鹏怒,“下次再这般,咱和你拼了!”
说着他把手背在背后。
好痛!
老邵伤自尊了?
贾平安觉得这货去青楼就是无稽之谈,可他依旧乐此不疲,可见是个浪的。
“昭仪说了,那等人为何打杀了?”
“谁?”
贾平安觉得阿姐最近的性情变化很大。
“就是那些人贩子!”邵鹏冷冷的道:“看看你做了什么好事,气得昭仪……昭仪说了,那等畜生就该剥皮,就该折磨死!”
阿姐好大的煞气!
“如今人都死了,昭仪很生气。”
后果很严重。
贾平安一脸沉痛。
“我对不住阿姐!”
邵鹏冷着脸,“昭仪怀着身孕呢!气得浑身打颤,说谁无孩子?”
“我!”
贾平安现在就没孩子。
“你迟早会被昭仪剥了皮!”邵鹏被他皮的没话说:“昭仪说了,百骑要以此在长安城中抓捕那些人贩子!”
这便是严打的意思!
贾师傅领命,随后百骑动了起来。
但百骑动是不够的,他们没法一网打尽。
“许多多。”
包东来到了平康坊,“武阳伯有令,去打探人贩子的消息,要快!”
某个民居外,几个百骑翻墙而入。
“谁?”
几个大汉惶然冲出来。
“跪下!”
横刀挥舞,惨叫声中,剩下的人跪下。
里面,十几个孩子木然看着冲进来的百骑。
某个青楼。
“青海长云暗雪山,孤城遥望玉门关……”
歌伎正在高唱着贾平安的边塞诗,大门那里有人闯入了进来。
“百骑办事!”
贾平安冲了进来,老鸨惊呼,“贾郎!”
她冲过来搂着贾平安的臂弯,“贾郎,奴这里可从不作奸犯科。贾郎……”
老鸨在给他抛媚眼,拼命往他的身上蹭,揉。
贾平安皱眉看着她,“收容被拐骗的小娘子也是正当生意?”
老鸨面色一变,“贾郎,今夜这里都是你的人!”
“今夜别把你们当人?”
“是呀!”老鸨赞道:“贾郎学识渊博……”
后面传来了惊呼,接着有百骑喊道:“武阳伯,拿到了人!”
贾平安侧脸,老鸨媚笑,“奴不是人!”
贾平安一巴掌抽去,随即一脚踹倒了她,“耶耶什么都行,就是见不得这等事。等死吧!”
长安城中,百骑引导着来了一次人贩子大清查,战果辉煌。
随后朝中爆发了一次争论。
“当全数诛杀。”
李治很坚定。
“陛下,全数诛杀是不是太……有的才将开始。”
李治冷着脸坚持。
最后这批人贩子全数被斩杀。
据闻后宫中的武昭仪倍感欣慰,直言但凡为人父母者,见到人贩子就该弄死他们。
回到家中,卫无双和苏荷齐齐出迎。
“多谢夫君。”
“什么意思?”
贾平安一边扶一个,觉得那些大佬女人少的缘故,估摸着就是因为照顾不过来。
当然,你把女人不当回事就行,但贾平安做不到。
卫无双抬头,“今日好些妇人来了家中,说是百骑拿了好些人贩子,大快人心,家中得了好些礼物,鸡蛋最多……苏荷!”
苏荷嘴里在咀嚼,飞快的吞咽了,“那些人都说这两胎定然都是儿子,而且都极为聪慧,一个是大将军,一个是宰相。”
“文武双全,文武巅峰?”
“是呀!是呀!”苏荷笑的眉眼弯弯,“我的儿子定然是大将军,以后去西域给我抢一个漂亮的胡女做侍女。”
卫无双满头黑线,“随后贾家满门抄斩。”
“为什么?”苏荷觉得卫无双总是喜欢扫兴,难怪夫君会让她掌家。
“因为把文武都霸占了,要么造反,要么就等着被皇帝杀了。”
卫无双很欣慰的道:“你看着还是如以前那般不动脑子,我很欣慰。”
无脑女?
贾平安觉得这个有些伤人。
“苏荷还是有些脑子的!”
苏荷挽着他的手臂甩啊甩。
“夫君,无双欺负我!”
我也打不过她,你死心吧。
贾平安摸摸她的脸蛋,觉得微胖。
正好!
阿福人立而起。
爸爸,摸摸我!
贾平安也摸摸它的脸。
摸摸大!
晚饭依旧是苏荷倾心修炼,不时热情的邀请贾平安加入。
“夫君,我们双修嘛!”
苏荷看着他碗中的美食流口水。
“你自己修炼吧。”
贾平安必须要照顾到大老婆的情绪,给她夹了菜。
“为何要夹菜?”
卫无双的腿太长,跪坐着腰杆笔直。
呃!
我能说是前世和女朋友就是这样的吗?
前世女朋友说担心幽门螺旋杆菌,贾平安回以:口水里有多少?于是女朋友很是嗨皮的享受着二人相互夹菜的乐趣,比如说我不吃肥肉就夹给你,你不吃蛋黄就夹给我……
“只是习惯。”
“可……”
九尾偿愿
大唐吃饭是分餐制,各吃各的。
成亲之后,因为贾平安的坚持,夫妻三人同案而食。
但卫无双却觉得有些不适应。
晚上,今夜卫无双依旧独睡。
独睡好舒服,没人和我抢地盘,想怎么四仰八叉就四仰八叉。
她仰躺着,感受着肚子里的动静,觉得人生幸福就在此刻,
月影星心 臧锣西
吱呀!
门开了。
卫无双叹息一声,“苏荷,你就不能老老实实地睡觉吗?”
在贾平安去辽东的时候,她和苏荷夜夜同床共枕,别的都没事,就最烦苏荷和藤蔓般的缠着她的身体。
乌漆嘛黑的房间,关门的声音很幽幽。
卫无双背过身去躺着,“我觉着肚子里有个东西,想动怕伤到他。可他时常会动动。”
窸窸窣窣的脱衣服声音,接着上床。
“你怎么不说话?”
一双手搂住了她,“娘子,他们说此刻能了?”
“……”
……
“我是一只小小小小小小小小鸟……”
清早的操练让贾平安倍感舒坦,刀法凌厉的王老二都招架不住。
“我来试试。”
徐小鱼冲了上来。
铛铛铛!
徐小鱼败退。
“郎君的刀法大成了。”
王老二唏嘘着,徐小鱼一怔,“二哥,你说郎君刀法大进,那以后是咱们保护郎君,还是郎君保护咱们?”
“是啊!”
这是个严肃的问题。
“操练起来!”
徐小鱼被一顿操练弄的生无可恋。
贾平安临去上衙前叫来了王老二,“老二。”
“郎君吩咐!”
老贾家最近没啥危险,有危险也被阿福给清除了,这让王老二有一种深深的忧虑,觉得自己在贾家是混日子的。
贾平安觉得他过于激动了些,但想来也是好事,“晚些你去盯着陈老宇家。”
“陈老宇?”
“对,瓦岗老人,盯着他。”
王老二目送着贾平安回去,转身准备叫人,阿福正好冲出来,撞了他一个扑街。
“小鱼!”
“来了!”
徐小鱼笑的很灿烂,手中还拿着一块肉干,从屋顶一个翻身下来。
“走!”
二人和杜贺说了一声,随后去了陈老宇家。
“陈老宇当年和柳奭的叔父交好,和柳奭往来也密切,前阵子莫名其妙的就被免了官职,就此在家闭门不出。”
徐小鱼很快弄到了消息,一脸得意。
“这些有屁用!”王老二骂道:“身为一名斥候,你需要了解对方的所在,何时出门,出门去作甚,带着多少人,那些人本事如何……”
二哥果然厉害!
徐小鱼问道:“那二哥,如何能查到这些?”
耶耶也不知道啊!
王老二是军中的斥候,打探敌情手段了得,但在长安城中去打探这等零碎的事儿让他很头痛。
但……
要维系自己的面子!
他淡淡的道:“要旁敲侧击,我往日教你那么多,如今就是操练的时候,去吧!”
徐小鱼悄然而去。
王老二叹道:“要打探清楚这等事,何其艰难,别怪二哥,二哥只是让你去碰碰壁,回头你才知道郎君说的社会毒打是什么意思。”
他坐在那里觉得无聊,慢慢出来转悠。
时光流逝……
他肚子饿了。
“那小子怎地还不回来?”
王老二只是想让徐小鱼去磨砺而已。
至于陈老宇,按照郎君的尿性,王老二觉得多半是要潜入进去弄他。
派人来贾家下手,不死何为?
王老二的眼中多了杀机。
他就蹲在陈家的侧面,看着人来人往……
“娘的,有钱人!”
当看到几个漂亮的女仆出来时,王老二呸了一口。
“二哥!”
身后突然传来了徐小鱼的声音。
娘的!
这小子是怎么摸到了我的身后?
王老二回身,徐小鱼正在他身后一步开外笑,若是出手偷袭,王老二觉得自己怕是无法幸免。
我定然是疏忽了!
“二哥,都查清了。”
“查清了什么?”王老二觉得徐小鱼就是在炫耀。
不揭穿他吧,让少年多些憧憬。
郎君常常看着庄上一个丰腴的妇人说有容乃大,还解释说了这话的意思,就是要心胸宽广。
“陈老宇的身边有两个媳妇,王良刀法好,李成玉拳脚好。”
“你如何知道?”王老二很严肃的道:“打探消息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不可懈怠,有一说一,不可添油加醋,不可少说一句。”
这是斥候的三观!
“是。”徐小鱼对师父很恭谨,“我跟着他们出去,在路上时,我骑马靠近后面,突然靠过去……王良瞬间按住刀柄,横刀出鞘,同时腰往我这边倾斜。二哥你说过,刀随身走,他这般拔刀的同时,身体就准备好了,一刀顷刻可出,我事后模仿了一下,比我还快!”
王老二在发愣,徐小鱼问道:“二哥,可是我说的不妥?”
“妥妥妥,接着说。”
徐小鱼松了一口气,“李玉成在马背上,顷刻间双腿发力,人就在马背上半站着,左腿出了马镫,右手按在了马后颈上,脊背微微弓起,这是准备左腿往后扫出来……”
徐小鱼说完,“请二哥指点。”
我……我能指点你什么?
好像我都做不到吧?
王老二拍拍他的肩膀,“干得好!”
徐小鱼抬头笑道:“二哥,真的好?”
王老二对他颇为严厉,此刻却笑眯眯的道:“可见你把我的教导都记住了,此刻才厚积薄发。回家继续琢磨……”
“那二哥你觉着我还有什么要努力的?”
你再努力二哥就只能当看客了。
王老二倍感欣慰的同时,也有些被后浪拍死在沙滩上的纠结。
随后他去了百骑,把结果禀告给了贾平安。
“……陈老宇最近开始蠢蠢欲动,时常去寻了那伙人喝酒作乐,身边两个护卫,一人善刀,一人善拳脚……”
“我知道了。”
贾平安点头,再问道:“那一夜他们摸进家来,就是冲着二位夫人的卧室去的?”
王老二点头,“确定。我和小鱼在盯着他们,阿福……阿福也出来了,一爪子抓了一人。”
他低头,“郎君,阿福比我等还能干。”
“但阿福也能吃。”
这个安慰的借口很好。
王老二果然精神头又起来了。
阿福现在吃的很凶,贾家专门寻了几片竹林给它挑选,结果靠近长安一座山上的竹子得到了阿福的宠爱,于是每日源源不断的雇佣人运送而来。
“吃饭吃饭!”
每日的这个时候,就是苏荷的的修炼时间。
今晚的饭菜很丰盛,烤的很是娇嫩(别怀疑,就这个词)的羊排,贾师傅亲手做的。
“夫君!”
苏荷吃了自己的羊排,看着贾平安手中剩下的半截……
紫眸神帝
贾平安一口咬去,往下一拉。
没了!
苏荷看向卫无双。
卫无双面无表情的咬了一口。
“有我的口水了。”
苏荷的小脸垮了。
晚些贾平安去了前院。
“继续盯着陈老宇。”
王老二觉得郎君越发的仁慈了,“郎君,为何不直接摸进去弄死他?”
“做事不要急。”贾平安觉得家中的仆役就没有一个省心的,“摸进去杀人会很麻烦,一旦被堵住……金吾卫会围追堵截,所以在没有一个完美的谋划之前,我不想动手。”
“郎君英明。”王老二随口敷衍的拍了马屁,“我觉着……下毒吧。”
“你撬开他的嘴强行灌?”
“宫中说是有剧毒。”
“我如何去拿?”
只能去寻阿姐,随后李治发现,就会认为阿姐弄了毒药是准备不时之需,比如说以后等李弘长大了,就一杯毒酒毒死自己。
最毒妇人心!
贾平安回身,“滚!”
出了馊主意的王老二滚滚而去。
一个身影从墙头冒出来。
“你再这般出现,信不信我召唤阿福!”
那人溜了下去,旋即敲门。
嘤嘤嘤!
阿福冲了来,一拍大门,大门反弹。
阿福大爷最喜欢开门了。
门外站着沈丘,他微微颔首,然后伸手压压额际上的一丝乱发。
阿福楞了一下,然后回身看看爸爸。
……
元旦快乐!
月初双倍月票,恳请投给大唐!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