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百詭夜宴 愛下-537 “銀瀑漁翁”看書

百詭夜宴
小說推薦百詭夜宴百诡夜宴
我和七郎一个唱白脸,一个唱黑脸,那帮富商被我们俩这么一诈,顿时就乱了阵脚。他们交头接耳了半天,最终咬咬牙还是当场应承了下来。他们答应回去之后再讨论商量一个方案,不管谁出大头,谁出小头,总之一定会凑出四十万个阴元来交给我。
夏 冬
戏演完了,钱的问题也解决了,就该给他们一些甜头做为补偿。我借此良机便当众宣布了一些任命,包括薛达等人在内将出任城中的一些民政、监督机构的职务。这同样是为了安抚人心,施行平衡之道。
但更重要的任命则是城主府中的各司主事和军队要职。毕竟巨瀑城也是个不亚于冥港的大阴城,再想靠原有的冥港行政班子已经很难再兼顾得过来,势必要另行任命一批新的官员和军将来分管巨瀑城的军政事务。
在开宴之前,我就跟七郎讨论过了这个问题。我率先提议让他来当巨瀑城的城主,却被七郎当场拒绝了!
我问他:“为什么?巨瀑城里鬼修众多,由你来当城主更能服众。”
七郎摇头道:“还是你来兼任这个城主吧,其他人目前都还没有这个威望。”
“为什么你不想当?”
“你知道的。”七郎微微一笑,笑得有些高深莫测,“我的目标远不止这一城一池的得失。我终究是要率军反攻地府的,巨瀑城只是一个开始而已!”
唉!我不得不承认,在眼界上,在野心上,我终究是太保守了,远远没有七郎那样的胸怀和气魄。也许,我只适合当一个领导者、建设者,而不是一个征服者。所以,颠覆地府的统治,解放整个阴间的伟业,注定只能由七郎来完成!
既然七郎不当这个城主,我就只好代劳了。此外,副城主我任命了两位,一位就是薛达,另一位则是陆之道。
薛达的任命自然是为了安抚城内的各方势力,表明冥港联军还是希望保持巨瀑城的繁荣,不干杀鸡取卵的事情。当然,我和薛达相识已久,不仅生意上互有帮助,私底下他也一直支持冥港,包括安插耳目、打听情报、牵桥搭线等等。让他来当这个副城主,我是很放心的。
至于陆之道,不单单是我,七郎也十分赞同给他一个副城主的职务。陆之道原本掌管的是冥港联军第二军,担任主将。但他本非行伍出身,带兵打仗并不是他的强项,平时第二军的操练和指挥更多地是交到陆怜和陆煜的手上。只不过,以陆之道的资历,又是主动来投了七郎,不给个主将当有点说不过去。
但长此以往肯定不利于军队发展,所以我和七郎都有心要给陆之道换个位子,只是一直没有合适的职位空出来。这次就刚刚好了,给他当一个副城主,既能发挥他擅于内政的优势,又可以名正言顺地让陆怜当了第二军的主将,可谓皆大欢喜。
从巨瀑城鬼奴中挑选新建的两支新军,为水陆各一军。其中,陆军的主将由独角鬼王来担任,这也是三大鬼王中唯一能当上主将的。
重生世家千金
根据平衡的原则,冥港联军中重要的军职由原冥港和原鬼军的人选各占一半。因此,我推荐了徐舟出任巨瀑城水军的主将。说起来,徐舟从河口镇投诚过来也不过两年时间,算不上是我的心腹部下。但他曾在河口镇担任军中要职,和我也曾一起抗击水贼,他的带兵能力完全没有任何问题。
知人就要善用,而且用人不疑,疑人不用。我觉得我不会看错人,徐舟也肯定不会辜负我的期望。
几个重要的职位都定下来后,其他的中下层职位就比较随意了。我力排众议,让大量的巨瀑城官员继续担任原职。只要是没有跟着韦城主跑的,又没有公开表示反对冥港联军的,我基本上都留用了。
这样做,一来是因为我身边实在没有足够的人手去任命,另一方面当然还是希望能够顺利完成过渡,重新开放巨瀑城,恢复正常秩序。
命令宣布完毕,在场的所有人都喜笑颜开,气氛再次变得热烈起来。酒过三巡,我也喝得差不多了,便找了个借口跑出来躲酒。躲着躲着,便信步走到了一处地方,门口居然还有士兵把守。
“港主有何吩咐?”
那两名士兵见了我,急忙行礼。我抬头一看,才发现原来我竟是误打误撞地来到了原先韦城主的书房外面。这里我曾经来过一次,多少还是有些印象的。
“把门打开,我要进去看看!”我命令道。
“是!”
无限之角色扮演 悲伤的但丁
两名士兵不敢阻拦,回身揭下了门上贴着的封条,推开书房的门让我进去。
书房里没有点灯,完全没有了第一次来时的那种宝光十色的感觉。我生起一团鬼火,点燃了屋内的鬼火灯,这才看清了书房里的景象。
这个韦城主,逃亡之前还不忘卷走自己的心爱之物。看得出,逃跑前他还是派人把这里面的宝贝打包带走了大部分。尤其是那些小件的、易于携带的收藏品都不在了,只留下一些大件的、搬不走的还在原地。
其中,那张巨大的阴沉木书桌便好好地待在房间里,纹丝不动。既然巨瀑城的新城主将由我来兼任,这个书房以后就将成为我在在巨瀑城的办公室,这张书桌也就归我了。
我先是在书房里缓缓地逛了一圈,翻看书架上的古籍,挑拣地上散落的杂物。不曾想,我竟在一堆散乱的卷宗当中发现了一副业已破损的古画。许是那帮人打包的时候不慎将古画弄破,干脆就扔掉不要了。
古画上画的是山石和迎客松,清新寡淡,意境深远。不过,画上留出的那片空白处,却盖上了不下二十个大小印章,颇有喧宾夺主之意,反而破坏了整幅画的观感。
我不太懂欣赏水墨画,但以前也曾在小胡子的古董店里待过,知道这种古画的价值不菲。韦城主那个家伙,也不知道收罗了多少幅这样的古画,他的手下人竟舍得就因为画上破了一道裂痕就丢弃不要了。
我把画卷起来,丢到书桌上,打算过后再叫人将它修复。在房中转完一圈,我随即就在书桌后的椅子上坐了下来。嗯,椅子又大又宽,上面还铺着厚厚的丝绒垫子,感觉挺舒服的!
书桌的两侧装有几个抽屉,我好奇之余便一个一个地打开来看,心想说不定这里面还同样落下了一些好东西。
“骨碌碌!”
我拉开其中一个抽屉时,里面发出了一阵微响,仿佛是一块石头在里面滚来滚去。
“咦?难道还真的有好东西捡?听这声音不像是金属,有可能是玉石、宝珠哦!”我伸手进去摸了摸,最后摸出来一块黑乎乎的块头不小的硬物。仔细一看,竟是一枚印章!
这枚印章,非金非玉,比我的拳头还略大,翻过来底部一看,上面篆刻着的并不是想象中的“城主印”,而是“银瀑渔翁”。
“银瀑渔翁”这四个字刻得十分繁复,颇有特点。我想了想,又把刚才捡到的那幅古画打开来看,果然就在那上面找着了“银瀑渔翁”的红章。
我曾听人说,这位韦城主在城中巨瀑下的湖边盖了一间亭子,平时最喜欢独自在亭子里垂钓,这“银瀑渔翁”应该就是他的名号了吧。这枚印章一定是他专门用来盖在古画上,满足自己的占有欲,附庸风雅。
我对印章不感兴趣,又随手丢到了抽屉里,继续翻看其他的抽屉,但是却再也没有找到有趣的东西了。
激战一天,又喝了不少酒,我便开始觉得昏昏欲睡。韦城主的书房里没有搁床,不过好在椅子够大够软,我干脆就卸下身上的盔甲丢到桌上,如常刀塞到抽屉里,背靠着椅子,双脚挂到桌沿,半倚半躺地就睡着了。
到了第二日,也不知睡到了几时,我就被一阵敲门声给吵醒了。
“谁在外面?”我问道。
“是我。”
还未等我分辨这个“我”到底是谁的声音,书房门就被推开了。原来是书虫鬼,身后还带着两个陌生的官员进来。
“港主你躲在这里呀,害我一阵好找!”书虫鬼埋怨道。
我打了个哈欠,伸了个懒腰,才笑道:“昨晚喝高了,就随便找了个地方睡一觉。怎么样,库房里的东西都清点完了?”
书虫鬼答道:“都清点完了,而且我今天正准备把城主府里各个房间也都清点一遍。这不,我还带了两个城主府的主库来,他们手里有详细的藏品底册,照着上面找就可以了。”
“韦城主的藏品底册?”
“是呀。”
“拿来我看看!”
我大感兴趣,接过底册就开始翻看。嚯,韦城主的藏品果然十分丰富,而且很多都是价值连城的宝物!
只可惜,底册上登记的大部分藏品都被卷走了,只有后面打了勾的才是遗留在府内的。我翻了几页,就忽然看到了这么一行字:“银瀑渔翁印,紫桐木制,长四寸,宽三寸,高六寸,藏于书房。”

萬族之劫小說元尊滄元圖伏天氏武煉巔峰大奉打更人豪婿武神主宰万族之劫牧龍師魔道祖師妖神記聖墟小說推薦全職法師逆天邪神帝霸三寸人間將軍家的小娘子劍來史上最強煉氣期左道傾天凡人修仙傳惡魔就在身邊輪迴樂園最佳女婿全職藝術家大神你人設崩了重生之最強劍神明天下鬥破蒼穹都市極品醫神大夢主斗羅大陸4九星霸體訣終極斗羅虧成首富從遊戲開始絕世武魂仙武帝尊大周仙吏修羅武神斗破蒼穹黃金瞳斗羅大陸小說御九天超神寵獸店絕世戰神十方武聖盜墓筆記戰神狂飆女總裁的上門女婿我的徒弟都是大反派仙王的日常生活元尊小說鬥羅大陸4黎明之劍神話版三國這個大佬有點苟小說網一劍獨尊百鍊成神天才小毒妃靈劍尊校花的貼身高手沧元图